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华夏禅茶网,中国禅茶佛茶资讯门户网站!

禅茶网 > 行业资讯 >

终于又到玩香时代!品香渐成圈子,耗费一生也难以玩透!

作者:香博会www.fozhan.net┆ 时间:2015-01-09 22:20 ┆@禅茶网


【一场饭局结束,服务生毕恭毕敬奉上一盘口香糖,你摆摆手,自己掏出几个小木粒扔嘴里,旁人好奇探问,满不在乎答“哦,刚弄的一点芽庄白奇楠,味儿还行,天然口香糖嘛。”鲍参甲鱼的荤味儿早已消散,只留缕缕异香从你嘴边飘出,满座皆称奇。饭后嚼奇楠,在富人圈,绝对镇得住场子。】


终于又到玩香时代
先扫个盲,沉香够贵了吧,这几年古玩圈子里流行一句话:“红木论吨卖,黄梨木论斤卖,沉香论克卖”。而奇楠,正是沉香中万金难求的顶级货。别人藏在家里当宝贝,您随身携带,想嚼就嚼。以前,据说奇楠还没这么奇的时候,柬埔寨的香料贩子就这么嚼,入口香软麻凉黏。
中国,日本,再中国
唐宋时期,咱们曾是一个芳香四溢的王国。
但凡大臣启奏,必须口含鸡舌香,呵气如兰才有资格跟皇上说话。
稍微有点钱的人家,妇人每日焚香熏室,用添了沉香的“熨斗”平烫衣服,用香膏抹发;上班的男人都要用香炉熏衣,随身还藏有香囊……遇到名人贵族,更有“私人定制香”,赵飞燕就有一款自己发明的香膏,苏东坡为讨好小老婆专门为她配一款香。
在宋朝,常有巨大商船把南亚、欧洲的乳香、龙脑、苏合香等多种进口香料运抵东南沿海港口,同时将麝香、莞香等中国土产香料运走……因此,海上丝绸之路又被称为“香料之路”。
有很多年,忙于生计的中国人渐渐淡忘了那精致的香气,抹一点雪花膏就能让女人们凑着鼻子上闻半天,以至于欧洲香水被趋之若鹜身价高抬。
殊不知,在我们邻旁,有一个岛国的人们,从来没有放弃过它。唐朝起,日本人沉醉于鉴真和尚所带来的“四大雅士”:品香、斗茶、挂画、插花。其中,品香尤其受到皇室贵族的推崇,像神仪一样认真肃穆地对待它……最终发展出了众多流派,如今和茶道一样,叫“香道”。
据说,在日本,位列世界500强名录中的企业老总们,80%都是香道成员。
近几年,日本“香道”渐渐流入我国,那奇妙的香气和神秘的玩法,加上昂贵的价格,重新吸引了中国小部分富裕人士的关注,在少数高级会所略窥一二。
中国,日本,再中国。兜兜转转一圈,幸好它未消亡,没有沦为记忆中的非遗。
品香渐成圈子
毕竟是祖辈曾经的风雅,重新拾起来很快。中国的娱乐圈,向来不落伍,听说周迅、濮存昕都是最喜欢一个人宅在家里和朋友一起品香;汪涵更喜欢做香,把沉香木屑,用蜂蜜糯米汤等糅合,陈放数月后熏燃……2009年,中国香道协会成立。
眼下,玩香比较兴盛的城市前四甲,分别是北京、香港、上海、杭州。武汉才算刚刚开始,顶级私人会所、素食茶室偶可遇见到那些隐蔽低调的人们。本刊记者有幸约到一位品香达人,在他的私人香室席地而坐,亲自尝试品鉴三款沉香,亲眼见到宋代的古老香席游戏的道具“竞马戏”。
在圈子里品香,费用很贵,上海有日本大师主持的香道课,一周需花费2到4万。武汉黎黄陂路一家拾遗会所,预约台湾大师主持的香席,参与门槛是2000元一位。
为什么这么贵?市面上200多种香药材,常用的有75种香材。但论品香,则专指品同一款香气浓郁的自然原木,能达到品鉴标准的,必是“沉檀龙麝”四大名香其一。
“诸香之王”沉香,独以奇妙的前、中、后韵富于变化的香气,成为品香者痴迷的焦点。
品香的兴起,带动了沉香的收藏热,价格飞涨到离谱,“炒香”成为“炒红木”、“炒翠玉”之后的热点。短短两年时间,翻了十几倍!一克3000元、5000元,价格不断刷新。
至于沉香中的极品——奇楠,更是1克逾万,甚至5万!
刚刚12月初,武汉的拾遗会所,举办了一场奇楠展,展出了40余件奇楠珍品,有一块3斤多的奇楠原木,标价高达1500万。
玩香的想象力
冲天高价,引来高仿假沉香,充斥市场。别说没有沉香树生长的武汉,就算在南方产地附近的深圳市场,都被专业人士失望披露说九成为假。“能沉水的就是上等沉香!”这一误区,让商贩们琢磨出了用针眼灌水银的方法,屡屡有人受骗。本刊记者特意请教圈中人,教给初入门者一些简单好用的判断法。
在广东的电白县、马踏镇、观珠镇等,很快出现了漫山遍野新载种的沉香树苗。甚至有目光远大的县领导,摩拳擦掌准备效仿肇庆,栽树富县:后者20多年前在干道两旁栽种228株黄花梨,20年后的价格高达3000多万元。
业内人摇头,其实沉香树不值钱,它是一种产量极高、生长极快的树种,但要等到结好香,至少需要5到10年,还不是棵棵树都能结香,结果现在人们2年左右就插铁钳子、砍口子逼它们结香……
一掷千金,方可一亲芳泽,渐渐让真正对熏香热衷的清苦文人们望而却步。
凡事物极必反。早在宋代,就有高僧为了反对焚熏奢侈香料的风气,直接拿油脂丰富、同样香气浓郁的柏树籽来烧。很快,大家都来仿效动脑子,各种自然朴素的便宜香材被巧妙利用,也风雅异常......
比如秋季,桂花刚开了四成左右,摘下和熟蜜拌匀,密封罐中,深埋地下,窨香一个月;待聚会需焚香时,将一朵朵窨桂花置银薄片之上,用炭火熏,慢慢吐香;
比如橘树叶,捣烂成渣汁,与风干竹片一道密封罐中,小火慢慢蒸;熏蒸好的“橘香竹片”,插在香炉里点燃。据说其味道如“春时晓行山径”;
而“小四合香”的配料更是令人绝倒,居然是香橙皮、荔枝壳、梨子渣、甘蔗渣四样食品“垃圾”制成的,香气清新。古人真有想象力,厉害!
武汉也有“走平民化路线”的玩香者,本期采访到一位,薄荷、枣子甚至奶粉,他都能玩得不亦乐乎。
在武汉玩香的人有些共同点,他们不是想象中开法拉力戴劳力士的富豪或得道高僧,70后、80后大有人在;多热爱中国传统文化,都是茶道中人,有些食素。
与他们交谈,你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细节,比如大家多不喜欢称自己玩的是“香道”,觉得那是日本人的叫法,大家习惯依然按照古代中国人的叫法“香席”或“品香会”。东方人的游戏,真是耗费一生也难以玩透一种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chancha.net//chancha/zixun/20150109/1060.html

标签: